搜索
查看: 7881|回復: 10

羊與民主

 關閉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0-8-15 20:00:3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今天在互聯網上看到一個故事:

上天將兩群羊放在不同位置的草原上,一群在北部,而另一邊在南部。 而上天給了羊群兩種天敵,那就是狼與獅子。上天對羊群說,若你們要狼的話,我就給你們一隻,若選擇獅子,就會給兩頭獅子。可是每一次只能換一隻,一隻在草原、另一隻就留在上天。換句話說,只有一頭獅子留在草原。這問題你們會怎麼選呢?

南部的羊群開始討論,獅子生性兇狠,選擇狼會比較划得來,於是就跟上天說,南部的羊群選擇狼。北部的羊群也在商討、獅子雖然兇狠,但至少有選擇權力。一致通過,北部羊群就要了兩頭獅子。那就看看南部的羊群,那隻狼一進入,就開始吃羊。由於狼的體質小,食糧也跟著小,一隻羊可以吃上四、五天。那這群羊四、五天後才被狼追殺一次。北部羊群挑選了獅子,一頭獅子留在上天,一頭獅子留在草原進入羊群。一旦獅子進入北部羊群,就開始吃羊。獅子非常兇狠,食糧又大,幾乎每天都要吃上一隻羊,這群可憐的羊群,每天都被追殺,非常驚恐。在這惡劣的環境下,唯有跟上天換上面那頭獅子。而上天的獅子剛好餓了兩天,一下來草原也是大開殺戒,更加兇狠,吃得瘋狂,羊群一天到晚都被追殺。

南邊的羊群比較幸運,還嘲笑北部的羊群:" 哼,沒眼光選擇了獅子 ,幸虧我們選擇了狼。" 而北部的羊群一直不斷地在換兩頭獅子,結果還是一樣兇狠。於是這些羊群們也懶得換,索性不換。那隻留在草原的獅子吃得肥肥胖胖,另外一隻在上天的獅子就餓到皮包骨,非常飢餓。忽然間羊群決定了,將那隻餓得獅子換下來草原。換下來的獅子,經過長期的飢餓,漸漸地領悟到一個道理。雖然獅子很兇狠,可是選擇權和牠的命運落在這些羊群,若羊群一天不把牠換下來,牠就得在上天挨餓,甚至會餓死。於是獅子就對羊群說:" 不如這樣吧,我不吃健康的羊,我只吃那些已死的羊,或者抱病的羊。只要你們給我留在這裡的時間長些,那我只吃病和死的羊。" 這群北部羊群當然喜出望外,有幾隻小羊乾脆地提議:" 那我們就要瘦的獅子,不要那頭肥胖的獅子。" 一隻老羊就提醒說:" 萬萬不行!留下廋獅子在這裡,而餓死了上天的獅子,那我們就沒選擇權。當我們沒選擇權時,既有可能那頭廋獅子就會為所欲為,而我們就沒有再選擇的餘地。" 羊群們都覺得老樣說得有道理。決定不讓另外一頭獅子餓死,奉事餓倒哪頭獅子將近死的邊緣,才把牠換下來。那原本那隻肥肥胖胖的獅子,同樣地餓到極點,也開始明白自己的命運落在羊群手上。為了留在草原的時間多點,百般討好羊群,甚至把食糧減少,只吃死和病的羊隻。兩頭獅子不斷地希望爭奪留在草原的時間久一點,經過重重困難之後,終於獲得自由。在協議與和平相處的同意之下,北部的羊群擁有了自由。

鏡頭轉到南部的羊群,處境越來越悲哀。因為那隻狼根本沒有強勁對手,羊群又沒有辦法換掉那隻狼。那隻狼就胡作非為,每天咬死好十幾隻羊,而且開始不吃羊肉,只是吃羊心和喝羊血,還不讓羊群叫嚷。若狼聽到有羊在叫,狼就會咬死那隻羊。南部羊群開始覺得悲哀,早知到選擇兩頭獅子,最起碼還有的選。
發表於 2010-8-15 21:37:23 | 顯示全部樓層
有道理,有道理(深思)
發表於 2010-8-15 22:57:14 | 顯示全部樓層
更悲的是 ---- 南方羊群不想選擇,但是個隻狼係都要你選擇 "你不願意的選擇" !
發表於 2010-8-15 23:05:48 | 顯示全部樓層
由所謂「上天」所安排的制度,從本質上就不是民主,
所以此故事不能用以反映民主的任何特點。
發表於 2010-8-16 00:41:0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iheby 於 2010-8-16 00:57 編輯

故事說到這裏,似乎暫時北方羊群較有利!
下集,獅子也不笨,想出方法作反擊,佔回優勢。
到時南、北羊也各要過困日子。
=>若果領羊的是狼或獅之類,獨才或民主也可能出現問題。

唔知幾時會有下集睇呢?
(我睇過一個有上、下集的版本)
發表於 2010-8-16 12:28:59 | 顯示全部樓層
有沒有下集都不重要,因為無論選狼或獅子必定是 "有得亦有失", 正如金錢,是好是壞,再講多十集也狂然。

天文學教我怎樣從多方面觀測和認識宇宙 (包括我們的社會),絕不是影張靚相了事。從觀測中我見到一些所謂 "得" 怎樣侵食一個民族,六七十年以仇代替愛,八十年代之後以貪代廉,以黑代白,這幾十來狂死的人有多少?   浪費的人材有多少?   對個人來說,選擇的重點已不是考慮 狼可怕 還是 獅子可怕 而是一個民族的未來,有因有果,古羅馬帝國的崩潰就是一面鏡子。
發表於 2010-8-16 15:28:31 | 顯示全部樓層
單是一個大躍進, 已經餓死二千萬人, 起初以為是政策失誤,再加天災, 原來亦係人禍, 麻雀吃穀, 在人定勝天的中國, 用人海戰術趕麻雀, 誰不知麻雀亦吃害虫, 結果.........
 樓主| 發表於 2010-8-16 18:42:34 | 顯示全部樓層
Bill, 最可怕的是,導致這場「天災」的人不是獨裁的領導人,而是一位科學家
發表於 2010-8-16 23:33:5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mca 於 2010-8-16 23:51 編輯

(回應 #8)

對不知情的人,胡亂猜測而相信是很危險的事,政治一向以奸偽善,內地大躍進餓死多少人?  我不知,但大躍進 (~50 年代)、文化大革命時期 (60 年代中開始) 的香港左右派報紙我都看,而且時時看,當年的左右派報紙都報導了 黨領之一 劉少奇在大躍進後的話: “三分天災,七分人禍”,暗示責任歸於毛澤東的錯誤領導。毛不得不退居讓劉少奇重整政策,劉糾正了毛的部份政策,後來也因此在文革被毛鬥死。

我確信大躍進令許多人餓死,少年看過鄉下親人寄來的哀書,也見大量港人以鹽醃猪肉入奶粉空罐、柯華田空罐寄返家鄉 (我為此也替人代寄郵包賺點小錢幫補家計,包括用大辣雞替人把肉類入鐵皮罐!)

專權就是這樣,政策及政積不受人民監管,言論 (包括互聯網、電台 ...) 受打壓,像 "水門事件" 、"阿扁下台" 、"成立廉政公署" ....的事不會在這些政制發生,代之可能就是劉少奇那句話 :“三分天災,七分人禍。”
發表於 2010-8-20 05:42:14 | 顯示全部樓層
Aug. 19 Apple Daily:

我的夙願
2010年08月20日

半個月前的八月一日,我自編的山寨刊物《黑五類憶舊》半月刊創刊了。它的電子版一從電子信箱中發出,立即得到許多共鳴性的回信。我感到非常有成就感。其實早在一九九七年前後我就想做這樣一個工作。不過,那時不是編《黑五類憶舊》,而是為餓殍立傳─編纂六十年代大饑荒餓死者的大型故事集。當時我在一家報紙做副刊編輯,借助工作平台,我向我的作者和讀者約稿,請他們把自己見聞的大饑荒餓死人的故事寫下來,寄給我。一兩年間,我收到幾百篇來稿,然而最終我未能把它們編成故事集。原因之一是絕大部份來稿寫得不成形,而我又沒有足夠的力量把它們一一處理到位。原因之二是我被工作量嚇怕了。有一天,我看到一個資料,說七十八卷的《中國大百科全書》總字數才一點二六億字。於是我想,三千多萬餓殍,光名字就是一億多字,與《中國大百科全書》的總字數相當,這輩子我甚麼事都不幹,光他們的名字我到死都寫不完!

那幾百篇稿件我至今珍藏。餓死人的地面兒真是廣啊!從東北到海南,從新疆到江南魚米之鄉,全國各地哪兒的來稿都有。中國人真耐死啊!至今竟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族群!難怪毛澤東不在乎跟人家打核大戰,也不在乎幾千萬人餓死。為餓殍立傳的宏願雖未實現,那兩三年我卻集中寫作和發表了幾十篇關於農民問題的文章。這是大陸大眾媒體上最早的一批為農民權益呼籲的言論文章。某種意義上說,近十幾年來海量的關於農民問題的個人寫作、媒體報道(成為熱門的公共話題)和政府農村政策的改變(廢除農業稅等),都濫觴於我寫的這一批視角獨特、尖辛悲愴的文章。

發願為餓殍立傳的時候,互聯網還未流行,其功能也還很有限。那時所有稿件都經郵寄而來,或是電腦打印稿,或是手寫稿,沒有一篇是通過 email發來的,也沒有搜索引擎可用。今天編《黑五類憶舊》與為餓殍立傳一樣,也是一項有限對無涯的事功,可畢竟至少技術上方便多了。現在我不再作貪大求全之想,不奢望記下每個黑五類的名字,只求懷着一份敬虔之心,竭盡所能,把《憶舊》編成一部記錄特定時期中國社會生態狀況的歷史文獻。雖或無補於黑五類同胞曾經遭遇的屈辱、不公和苦難,但求有助於我們所歸屬的這個族群未來成長、進步和文明。

焦國標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申請討論區帳戶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香港天文學會

GMT+8, 2022-8-12 04:37 , Processed in 0.00992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Design S!|平潭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