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7773|回復: 9

現代日蝕與上世紀40年代日蝕觀測

 關閉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8-9-6 15:57:3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各位同好:

看過你們今次8月1 日的日全蝕大量靚相和影片,今次可算是美好的觀測成果。
感染到參加者的現場興奮、尖叫、喜悅與震撼人心的大自然現象外,更加羨慕
你們是幸福的一群。儀器精良,交通方便舒適,食用住宿全不用費心。可想到
上世紀40年代的日蝕觀測若無驚人意志與體力,周全的計劃與反覆的試驗儀器,
臨到關鍵時刻尚要天公造美,才有完滿的觀測成果。下為上世紀40年代張鈓哲
先生帶領日蝕觀測團参加日蝕觀測的故事。

1941年9月21日中國正陷於八年抗戰國民處於水深火熱中,
其時國民政府已遷都重慶, 南京紫金山天文台亦因局勢不穩而將
所有天文儀器用船和卡車運至雲南, 選址雲南昆明東郊鳳凰山建台,
繼續天文觀測, 及後發展這便是雲南天文台的前身。

1941年9月21日的日全蝕, 張鈓哲先生在此國難艱苦條件時期,
仍帶著當時頂尖的中國天文學家長途跋涉由雲南昆明輾轉到甘肅臨洮
作日全蝕觀測。當時為第一次有組織的現代日蝕觀測,由高魯、李珩、
陳遵媯、李國鼎、龔樹模和張鈓哲先生等十人組成的觀測隊于當年6月
底用卡車裝載人員和儀器從昆明出發,冒着酷暑炎熱和日機的空襲轟炸,
顛簸跌蕩翻越雲貴高原和秦嶺山脈,前後用了一個多月時間,輾轉跋涉
三千餘公里在8月10日抵達臨洮。(處身易地,今次你們若選硬座火車
用三數天時間到新疆,不知有多少位同好受得了。)

觀測隊的觀測項目包括:
1從初虧至復圓每5分鐘曝光一次
2拍太陽邊緣的閃光譜
3日全蝕的天光與月光下天空亮度的比較
4樹蔭下的月牙狀太陽影像

附上注釋圖片!從照片中可看到觀測隊帶去的設備是相當簡陋,
但卻取得了完全的成功。

觀測隊回程時亦順道在途中展覽,增加當時的國民教育機會。
(此報導在中國國家天文2007年第二期刊登,亦刊於紫金山
天文台五十年-中國科學院紫金山天文台編。)

羅文相
1941年日蝕照片公開展覽冊扉頁resize.jpg
1941年日蝕照片a_resize.jpg
1941年日蝕照片b_resize.jpg
1941年日蝕照片resize.jpg
發表於 2008-9-7 08:20:28 | 顯示全部樓層
更正一下:上數下來第二張是在北海道觀測日全食的,非1941年,下面也有文字說明。
──────
翻查過資料,從昆明出發的有九人,他們都是以陸路(火車,客運、租卡車)去的,很多時都是避空襲,避大水或者是壞車而停頓。舉個例子,由昆明到重慶都花了一星期多的時間,過程中張鈺哲還曾病倒了(在重慶到成都之間),在火車上「儀器木箱安入於卡車下層,上鋪行李,觀測人員即以之為坐墊焉」。

有時空襲很突然,炸你就炸你,不會事先告訴你「我現在要炸你啦,你快找個坑躲起來啦」。而且那些是鏡片,炸彈也沒長眼睛,轟炸後還得擔心有否震爛(之前向美國訂購器Fecker 160mm地平鏡都在運到香港時被空襲炸爛了),這樣心力交瘁的擔憂,才是最要命的,自備的儀器多是向兄弟大學賒借來用的。

這次日全食觀測肩負獲取中華民國建國以來首次以國人科學家隊伍對國內發生日全食的第一手資料,也是當時南京淪陷後至中國人民共和國成立之間,中國天文界唯一一次觀測成功的日全食(1948年5月9日也有一次,環食帶以廣東湛江與上海之直線,經過數省,但因不好天而失敗),用張鈺哲的話則是「七年籌備,萬里奔波,成敗利鈍,繫於一旦」。
發表於 2008-9-7 10:43:01 | 顯示全部樓層
=== 補充 ===

1936 (民國 25 年6月) 的日全食,中國外派兩隊觀測,一隊 (李珩、張鈺哲) 往蘇俄伯力,另一隊 (余青松、陳遵媯、鄒儀新) 往日本北海道,前者天氣不佳,後者成功。

1941 (民國 30 年9月) 的日全食則在中國甘肅省臨洮觀測。

兩次日全食觀測的計劃、記錄、圖片等在《紫金山天文台史》(江曉原 + 吳燕合著) 內有較詳細的報導。

那兩次都是科學性觀測,所以大家分工,每人專注全食過程其中一項工作目標,他們回國後再出一份總報告。從該書可以感受到 職業天文學家 和 業餘者 (各自影相) 的分別。

這是張鈺哲的記事 (節錄)




AC
發表於 2008-9-8 01:44:27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朱sir指正           
發表於 2008-9-8 12:37:35 | 顯示全部樓層
Ohhhhh...  我冇 "指正" 什么呀。

中國近代天文發展史好少人在論壇講及,見你 和 MS 講起,趁機加埋把咀而已。之前我只記得 1936 年中國只有一隊到日本北海道觀測日食,溫書後才明白有另一隊到蘇聯觀測,可惜此隊不及往日本那隊幸運。今次你地兩位指正我才是。

AC
 樓主| 發表於 2008-9-9 21:10:25 | 顯示全部樓層
在第4圖的中間部份,用黑布蓋著約5至6呎長,前有一個大的鏡頭,
第一次看的時後,感覺有些似舊影樓的木箱照相機,應該是用來拍攝
日全蝕照片用的。

後返查網上資料,才知這是為9月21日的日蝕特別改制的攝像儀,
因當時物資短缺,能用的攝像儀已被炸毀,惟有將其他鏡頭改用。

=== 資料輯錄片段 ===
『觀測隊自德國購進的觀測鏡被日軍炸毀,由於時間急迫,再次
從國外進口儀器設備已經沒有可能。張鈺哲急中生智,將一架6寸
口徑攝影望遠鏡頭取下,配上自製的木架,外蒙黑布以代鏡筒,
另以24寸反光望遠鏡底片匣附於其後,用以攝取日冕圖像。
在中央大學、金陵大學和測量總局的大力協助下,總算配齊了必需的設備。』

雖然網上資料可靠性存疑;但對照鏡頭直徑,以及外型描述,
相信這就是自製的攝像儀。

(本人多年前曾經在摩囉街買了一個4寸口徑ROSS鏡頭,約24寸焦距,
安裝在用一條膠水喉通上,後面再加了4寸底片匣;外形有些像該攝像儀,
長度當然短了一截。後來ROSS鏡頭轉讓給了楊志雄。)

用此攝像儀每次均要用磨砂玻璃對焦、換底片匣、調速度;攝影前尚要拉起底
片匣蓋,才能曝光,曝光後要即時蓋好片匣蓋,才不會走光。操控困難,
過程稍有出差,底片便報銷。

如此艱苦跋涉,儀器簡陋笨重,最後有成功的觀測結果。真的要為該年的觀測隊致敬。

羅交相
發表於 2008-9-10 14:20:48 | 顯示全部樓層
回應 #6

MS (& those interested):

你在網上查到的資料,和《紫金山天文台史》所述差不多,所以資料是可信的。我們這一代未受過戰難,大家應該慶幸。抗日戰爭時的艱苦歲月,在《紫》書中亦有描述:



陳遵媯 (中國天文學史作者,前任北京天文館館長) 的遭遇更不幸,妻子被日軍當場炸死,其女亦因傷而亡 ……。你記得越南戰爭的歷史嗎? 我曾寫過一份 Donna Donna,有同感請看 http://www.alanchuhk.com/Donna%20Donna.doc


AC
發表於 2008-9-10 20:16:28 | 顯示全部樓層
順便從《紫金山天文台史》節錄一些資料讓大家看看:

==== 1936 年中國往日本觀測日全食的小故事
........  枝幸村風大,有一個攝影機的三角架由于太軟而顯得弱不禁風,因此必須設計另做一具粗大的木架。太陽全食時的高度是 39-1/2 度,木架必須照這個角度傾斜,可是如此偏僻的小村裡根本就找不到一隻分度規,眼看彩色影片就沒法拍了,情急之下 魏學仁 想出一種折紙法:取方紙一張,將直角折疊分為兩個45 度,再將其中一角分為 22-1/2 度,再往下二等分得 11-1/4 度與5-5/8 度。從45 度減去5-5/8 度得 39-3/8 度,其大小與太陽全食時的高度相差不過 1/8 度,用這種方法確定角度,結果居然不錯。日食時太陽果然向攝影機的中心線前進,全食時太陽果然就在視場中心。

==== 陳遵媯為什麼要寫《中國天文學史》
........ 這是1937 年秋天....,工友送來十餘封公函,陳遵媯大約翻了一下,發現其中一封信是日本人山本一清寫給余青松所長的,大意是說,國際天文聯合會要搜集中國古代天文學史料,這項工作由山本一清負責,因此請中方的天文研究所協助。陳遵媯看後深感不快,到了...... 之後,陳遵媯又重讀了這封信,愈加覺得憤懣,整理中國的天文史料,國際天文聯合會竟要讓我們民族的敵人來越俎代庖,這對于中國天文界不是莫大的恥辱嗎 ?   此時陳遵媯已燃萌生了要寫一部資料性的中國古代天文學讀物的念頭。就這樣,在炮火紛飛的年代裡,陳遵媯開始潛心研究中國古代天文學史 ........ (AC 註:全書《中國天文學史》的繁體字版在十年前由台灣重印,分六冊共過百萬字,我獨缺第二冊,未知那裡可補購?)

AC
 樓主| 發表於 2008-9-10 20:43:14 | 顯示全部樓層
朱 Sir,

謝謝補充! 第二冊我有, 我可影印釘裝後送給你 .
(#6文章,老眼昏花,打錯了幾個字,連名字也打錯.)
謝謝各位包涵!

ms
發表於 2008-9-11 13:47:54 | 顯示全部樓層
MS

多謝,咁我卻之不恭啦。我會 dubb 隻醉人 CD 歌曲給你,比電腦出的 mp3 好聲得多。

AC
ps  We can switch to private emails on this matter.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申請討論區帳戶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香港天文學會

GMT+8, 2022-7-7 01:06 , Processed in 0.01099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Design S!|平潭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