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5656|回復: 8

理論天文組廿載情懷 - 宇宙論組的「創生」

 關閉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9-10-29 22:44:5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phonon 於 2009-10-30 01:45 編輯

[本文暫不確定來源,作者可能是鍾偉強。]

宇宙論組的「創生」
HKAAS81.jpg

一切也源自於1989 年4、5 月間的太空館講座──香港天文學會的前身「香港業餘天文學會」邀請周威彥教授,作長達三星期共六次的「天文物理」講座,反應熱烈。本會並曾發出問卷查詢參加者對天體物理等理論知識的意見,發現甚多人感興趣,故此本會於同年9 月成立一個小組,研習天體物理等有關知識,因為第一個研習題目為宇宙論,故命名為「宇宙論研習小組」,以討論的形式作較為深入的探討。並邀請冼定國博士作為顧問。李北成為組長。
HKAAS93.jpg

宇宙論組的「演化」

小組主要利用一些與天體物理有關的參考書和論文作為研習題目,如恆星演化、廣義相對論等。為著使每一位組員均能積極參與,規定由組員自行分配輪流負責介紹該書各章,然後集體討論。
由於李北成遠赴美加深造天體物理,鍾偉強於1990 年12 月接任為第二任組長。小組為學會教育部舉辦的觀星營主持講座及活動,而部份組員更主持香港太空館講座。由於不想讓別人誤會以為本組只是討論宇宙論的題目,遂於1993 年改名為「理論天文組」。
於1999 年小組成立網上電郵組(http://groups.yahoo.com/group/hkas_tag/)。組員能善用電郵組的功能,互相交流心得、參考讀物等。電郵組由初期提供活動及天文資訊,至近年作為小組日常交流平台,許多有參考價值的網上及軟件資源都存放在其中。

「星星的演化」 n_a.jpg
由宇宙論組至理論天文組,是天文學會學術部轄下的小組,但亦歡迎非會員加入。雖然不斷有組員加入與退出,但活躍的組員人數大致維持在10 人左右。此外,小組有多位組員遠赴外地繼續深造:蔡子蘭在理工學院物理系唸完碩士後,在澳洲完成博士學位;湯敏容與前組長李北成分別赴澳洲及加拿大升學;近年有潘永志及劉仁斌在美國 攻讀博士學位。小組亦歡迎正在大專和中學修讀理、工科的組員加入,成為小組的生力軍。



至2001 年5 月陳大偉接任組長。同年2 月份起,理論組的聚會地點改為新會址。組員能使用學會設備(如圖書館、視聽設備等),因此加強了討論和研習的氣氛和效率。小組由此至今仍維持約每兩星期聚會一次。
 樓主| 發表於 2009-10-29 23:00:2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phonon 於 2009-10-30 00:24 編輯

1# phonon

昔日活動花絮

2L9800n1.JPG
2L9903a1.JPG
5B8904p1.JPG
HKAAS81.jpg
周威彥教授在太空館主持共六次的「天文物理」講座,反應熱烈。

HKAAS93.jpg


「理論天文組」成立初期在香港理工大學的課室上堂的情況。
1c8210q7.JPG
2c9606a1.JPG
2c9706a1.JPG
2c9706a2.JPG
2L9601a2.JPG
 樓主| 發表於 2009-10-29 23:45:0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phonon 於 2009-10-30 01:29 編輯

2# phonon

2a41.jpg
鍾偉強在香港理工大學的課室主持一講有關大爆炸理論常見的誤解,參加者踴躍。


20041227_7a.jpg
理論天文組聚會合照。

DSCN4137.JPG

TAG meeting 1.jpg
理論天文組活動後合照

TAG meeting 2.jpg
理論天文組活動後合照
 樓主| 發表於 2009-10-30 00:25:00 | 顯示全部樓層
部分活動相是取自很多年前刊在學會會訊的照片,在這兒我忍不著亦要稱讚一下當年的會訊編輯,如果不是你們在相片旁邊加了圖片說明,我都不照片是講些什麼。現在它們成了 TAG 的歷史照片。
 樓主| 發表於 2009-10-30 00:42:1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文摘自刊於1998年的會訊]

追星錄之理論天文組                                                   千八日、地球儀

上兩期追星錄都是追訪單一顆明星,今期的題目應要叫做追星(團)錄了,因為假如把天文學會比作一個星系的話,其所屬的各部的不同小組,就如星系內的大大小小的不同星團了;還有,今次追訪的要算是一密集星團,因其人數為各小組之冠,題目亦多的「理論天文組」。

開辦此組來由是有一個故事的。話說,前任組長李北成和現任組長鍾偉強及吳國偉等,在一九八九年上旬,在太空館聽了本會己故顧問周威彥教授的一個有關宇宙論的講座後,他們覺得這課題可繼續探討下去,他們就用誠意打動了本會另一顧問(七月追星錄主角)冼定國教授作為此組的顧問;當初他們以「宇宙論組」為其組名;後來他們發現所討論的題目很廣泛,便在一九九三年決定易名為「理論天文組」。

在訪問當日,記者發現組員們對小組甚有歸屬感,及訪問過程甚有趣味性,所以決定保留被訪問者所用的香港俚語。來到理工大學的某課室,見他們絡絡續續地進入課室,把握了第一時間做訪問。第一個訪問對象,是理論天文組組長─鍾偉強。

理論天文組組長鍾偉強
記:請問你們曾經有甚麼的課題?
鍾:小組在最初成立時,我們都是環繞兩個題目的,第一是宇宙論,第二的就是廣義相對論。但後來大家又再討論到張量、猍義相對論等,而組員對天文的背景如恒星演化等題目亦十分有興趣,我們的話題也漸漸多了,所以在93年決定易名了。
記:現在的課題又是甚麼呢?
鍾:現在天文學會正和雲南天文台合作食變變星的演化研究,小組就參與了研究及討論,希望做一點實質的事來。
記:理論天文組的將來動向會如何呢?
鍾:一般來說,我都會準備約三個月或半年的計劃題目,現在正進行變星研究,這課題比較有深度和希望做出真正的成果來,所以暫時都是全心全意作這題目的討論及研究。
記:你覺得組員在組內有何得益?
鍾:他們會認識到天文不同的層面,因我們不像一般的愛好者,作普及、觀測及攝影。舉一例,像當年彗星撞木星,當香港的同好都準備攝影、觀測等時,本組就討論為甚麼彗星會環繞本星而轉,計算它為何會分裂成多塊碎片及為甚麼會撞到木星內;本組的水平其實介乎業餘和專業之間,這樣就有部份組員在學習一些較深的課題時,小組就起了一度橋樑,可以令他感到學習較為輕鬆了。另外我們亦分析給部份組員知,將來升大學時選科的重要性,不要衹為興趣,亦要為將來想想,興趣、現實兩者要兼顧,人總不能衹為興趣而生存的。

鍾偉強就如其組員所說很主動的,千八日還未想到問題的精髓來,但他也能講出主題項目,不愧為理論組組長曁「理論組三大楝樑」之一。另外一柱楝樑就是吳國偉,他在知道有了這個稱號之後,面露開心微笑。

吳國偉(左二)被問及為甚麼有「理論組三大楝樑」之稱時,笑說:「可能我夠老...嘻....... 資格掛!」
記:你是創組組員之一,可否說說組的歷史呢?
吳:(講故了,很滿足的眼神)說來話長,當年聽罷己故的周威彥敎授的講座後,大家都很想繼續下去所以就開始了這個組別了;個別原因是自己也很喜歡宇宙論,就學時也是選讀宇宙論的,所以就加入小組了。
記:你是開山祖師了。還有甚麼理由令你繼續的?
吳:是想和志同道合的同好,希望做一點東西來,好像現在和雲台合作作食變變星研究等。
記:還有沒有其他期望呢?特別是對於此組的。
吳:希望多些人參與及繼續,亦希望組員對天文多點認識及加深;不衹是作天文簡介,當然簡介我們亦做,但希望更上一層樓,以及理論組會後繼有人,如高樹豐等,將來理論組全賴他們了。

為了響應吳先生的呼籲,地球儀在訪問理論組後,便基於「聽得不明白,但聽著又不會打瞌睡」的理由,向鍾偉強組長提出加入這個聞名已久的小組。

話說回來,理論組的三大棟樑中,就留下香玲瓏一個未介紹。會訊的擁戴者應該不會對這個名字感到陌生,沒錯,他就是會訊工作室的首席校對員─香大佬了。這個名字的由來,亦與千八日有關。詳情且不在此說出,否則就要香大佬來個「編者按」了。

為了有一個比較特別的介紹方法,我們請來了理論組其中一個成員潘永志和香大佬來個比試,因為他們兩人的數學造詣在理論組中都是數一數二的。不過,這個比試好像考記性多些。

比試一:請講出 p 的數值小數點後十個位?
香:...... (眼睜睜看著眾人)。
潘:那麼少(小數點後十個位)就足夠啦?唔......,3.14159265358679323846264338327950288。
結果:潘永志一口氣說出了幾十個小數位,實在太快了,最後還是寫稿時再請潘說一次,還要慢慢地說出才能記錄下來。

以下是當時現場錄音機錄得的對話:
記:到香玲瓏了,講吧!不要搖頭。
香:我輸了。(無可奈何地)
記:你認輸了?沒可能!呀!是輸了年紀,因為衰退,哈哈......,再問第二條。

比試二:自然對數中e的數值?
潘:衹能背出二十個位。2.71828182845904523536028。
香:......(完全放棄了)。
結果:在場人士十分雀躍,紛紛要再考考潘永志的記性,包括G的數值、光速等,忘記了要訪問香大佬的重任。

訪問過程中,發現全組組員對組的感覺是......好專業,學到很多課本以外的東西,組長很友善,找到自己的興趣,最難得是有一群志同道合,興趣相投的同好一起作討論及研究等等。

以下是他們個別訪問:

姓名入組組過程還有......

何育霆
何育霆不是天文學會會員。約三個月前由朋友介紹加入此組。覺得不是太跟得上。可能是因為現在讀中學。

莫卓威
William是天文學會會員。在九零年會考後,在圖書館內無意中發現了當年香港業餘天文學會的年報,而加入了學會,都快八年了。而入組也有八年了,記得在會訊中,發現有此小組,所以就加入了。看見組員的離離合合,當初和現在的人已很不同了。感想有很多,記得有次討論狹義相對論,使得我在入大學前很快就學會了,所以在學時都不用太費神學習,考試時覺得很輕鬆了。

歐志豪
歐志豪不是天文學會會員。約三個月前在太空館聽講座而認識了鍾生而加入了理論天文組的。初來時不認識其他人的,現在認識幾位了。對所有討論的題目都有興趣,但覺得很深。很多我都不會或不知的。但我對天文及物理都有興趣,也可能會參加天文學會。

宋維芳
在預科之前加入天文理論組的,應是F6前、F5會考之後,有四年左右。都是因為聽過鍾偉強的講座而入組的。
這些年來講過的課題其實很多、很廣泛;但我覺得很深,尤其天文的計算方面,應有 Degree以上程度才較好學習。不過,追不上的時候我會看書或請教他人,有時也可能會放棄,待下一課題再來。其實因為這是在乎興趣方面的,不用太勉強自己學會所有題目,感到好就得。這個組是很好的,很多人入組後都學多了東西,可幫他繼續升學。多一個不同層面給組員學習不同的東西,比在校內自由些也輕鬆些。

李詠芝
入組兩年左右,但不想透露入組經過。(啊?!)
我覺得喜歡天文的、科學的都應入此組,因為這組是十分專業的,雖然很多課題不是完全明白,但也學了很多東西。

高樹豐
在三年前入組,逗留約一年。對甚麼題目都有興趣。
這組只需要用一個字去形容,就是......正,三大巨頭都正。鍾偉強本人已是學識廣,學識廣不一定領導得好,但他帶領得很好,他很主動的,帶動了全組組員。香玲瓏也學識很深,我知他講過一些課題,但我多不在場,不過平常已知他很厲害了。吳國偉剛才對我期望很高,但我想可能我剛好站在他身旁,所以他才提起我。
好幾年沒有出現了,因在大學功課很忙,又忙著玩呀,現在畢業了,有空了,所以再回此組。
這組真是很好現的,認識了很多朋友。(但很少女生喎!)覺得女生比較長情些,如宋維芳、葉麗芳等她們現在還留在組內,但男生已轉了很多人。

Ben
(真失敗,忘了問!)很開心,認識一群好叻(即聰明或學識廣博)的人,及可和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討論宇宙論。

真的原來大部分人都覺得這組的討論題目是比較深的!但他們對組的評語卻又十分好。此組定時每隔星期的星期四,都會在香港理工大學舉行討論的,若果大家有興趣而亦很想加入的話,不妨打個電話綸組長或各組員,又或致電學術部轉介。
 樓主| 發表於 2009-10-30 00:48:0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phonon 於 2009-10-30 00:54 編輯

[ 本文摘自第二十四屆第七期會訊(1998/07)]


追星錄 - 愛因斯坦第四代傳人之冼定國教授
宋維芳、梁佩儀

冼教授的辦公室中,無論是桌上或地上,都經常擺滿厚厚的文件。在 Applied Physics Department(編按:香港理工大學)之中,要算是雜亂之冠吧,縱然如此,對他來說,彷彿是亂中有序。雖然他常對自己的學生說,他只有 2 M 的 memory,連一本書的資料都記不盡。不禁深深慨歎,他 2 M 的 memory 確實用得透徹。

冼教授跟天文學會有何淵源?話說當本會年輕的資深會員章伯(吳鴻章)還是學生的年代,在理工搞大型天文活動,常請冼教授幫忙。另外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冼教授向宇宙論組的組員講解相對論。

經師兄 Brian 透露,知道冼教授非常喜歡吃薯片。故當我們送給他薯片時,愉悅之情猶如小孩收到心愛的玩具似的。亦由薯片開始,展開了輕鬆的訪問。(在此我們非常多謝他的一頓豐富的晚餐。)

思想反叛的他

記: 為何喜歡吃薯片?(一陣歡笑聲)

冼: 因為好好味囉!雖然我喜歡雜食多過正餐,但都會吃很多有糖份的東西。如咖啡(不太濃)、汽水之類,故可以補償因少吃正餐而引致肚餓的後果。

記: 經常飲咖啡之類的東西,不怕上癮及有損健康嗎?

冼: 上癮亦無妨的,對身體不好亦不要緊。我是一個很反叛的人,我認為人不一定要身體健康,身體好不是最終目標。要身體健康必是想達到某些目的,如長壽,但長壽不是每個人都想擁有的。即使你可活到六百歲,但你要長期睡在床上才可活到六百歲,這樣不怎樣 active 的生命亦沒有什麼意思。

記: 你這麼反叛,會否使父母特別注意你及加以管束?

冼: 我相信他們都給予我一些空間反叛的。其實反叛是一種思想的表現,如果父母不許孩子隨便思想,長大後其想像力必會差些。同時,父母過分教導孩子,不許做錯事,孩子永遠都學不懂,更找不到自己的路。

記: 你最反叛的是什麼?

冼: 很多,一時記不清。不過通常父母很害怕孩子跌倒,故我最喜歡做些危險動作刺激他們。現在,我亦經常刺激我的學生,每個人須受到一些刺激,才可創出他們的路。你學懂吸煙沒有?

記: 未想過要學,因為煙味很難聞且形像不好。那麼你何時學懂吸煙?

冼: 小時候(因為他家人很開放)。我記得我的大女在四、五歲的時候,我在海洋公園的一個餐廳教她吸煙,她鼓起勇氣去嚐試,吸不到三次,她支持不住便放棄了(真利害,小小年紀就受到這樣的刺激)。有些人不想吸煙是基於心理因素,因為在這個社會認為吸煙是不好的,故不想跟煙拉上關係。

記: 可能跟教育有關,小時候認為吸煙者是壞人,尤其是那些穿校服的青少年。

冼: 不錯,那是壞人,他們不是因為吸煙便成了壞人,而是他們的父母、老師叫他們不該做那些事,然而他們卻偏偏做,故你認為他們是壞人。不過,凡事都可從另一角度看,有些人很不相信傳統的教誨,有種反傳統的心態才吸煙。事實上吸煙的確對身體有害。不過我覺得吸煙是一種選擇,當你想達到某些目的時,在某方面必有所損失。

記: 吸煙會否使自己的思想變得緩慢些?

冼: 不會,反而會 active 些,因它有像興奮劑的作用。所以,我覺得若有大麻,該吸大麻,會更 active 些。在香港吸大麻不普遍並視為軟性毒品(編按:應為硬性毒品),但在美國,便有一半的中學生吸食大麻。毒品這觀念在香港幾十年來並沒有改變,故很難合法化。

記: 在世人眼光,你的確很反叛。

冼: 不是嗎?我已是你們的上一個 generation,你們這一代的人中竟視我反叛,這是否你們怕有自己的一套思想,不為社會人士所接納?

記: 有點兒,因為會受到別人的排擠。

冼: 其實你們別要怕離群。我相信這一代的人都是怕有自己的想法,人人的思想都是差不多。若思想不多元化,長遠來說社會很難有進步。


數學似畫,物理似相

冼教授小時候不喜歡上課,因為上課所學的東西,他早已學懂了。他最早接觸的書是羅素的哲學,到了初中階段,他便喜歡數學,中五、中六時,他閱讀愛因斯坦的原著 The Principle of Relativity,亦因此受到影響,他後來在美國德州唸 PhD 時,選了相對論而不選數學。

冼: 數學好似一幅畫,它可自成一閣,你喜歡畫什麼都可以。它很有真實感及想像力,會令人上癮;而物理像一幅相,它必須真的存在才可攝到它,故物理須經得考驗。

記: 數學的一些很抽象的東西,實際上有沒有意思呢?

冼: 數學的系統曷美的話,便很有意思,這就視乎你能否欣賞到它的美的部份。若如你所說,雖然有 functional 的,它的價值未必高。例如廣告畫,在畫之中它最無意思的,它有functional 但它的藝術價值不高。

記: 抽象的數額,何以學到?

冼: 首先你要懂得欣賞抽象的東西,若能從另中層次去看,走出慣常認為有用的數學觀點去思考。其次是有很好的想像力,才可欣賞數學的美。要走出這境界,不妨去公園跟螞蟻、蜜蜂傾談及聽牠們說什麼。這樣可以想出很多深刻的道理來。同樣,看社會亦如是,例如一些人埋頭苦幹為錢、為名、為利,另一些人已跳出這個框框,問為何要勞碌一生,已跳出高層次去問問題。若不問,只勞碌一生,便跟蜂、蟻無異。
 樓主| 發表於 2011-6-7 12:20:06 | 顯示全部樓層
Dear Heung, Simon 版主,

可否把這一頁放在至頂呢?因為有朋友查詢關於TAG的事宜, 一時三刻不知該如何說起,同時亦想慳回時間回復.

Thanks a lot!
發表於 2011-10-15 16:43:05 | 顯示全部樓層
I would like to ask how people collect a single proton, electron or neutron and use them to do experiment?!
發表於 2012-10-9 11:35:55 | 顯示全部樓層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申請討論區帳戶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香港天文學會

GMT+8, 2018-1-18 23:25 , Processed in 0.312747 second(s), 22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Design S!|平潭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